【SS/米妙】永世(5.4)

米罗赶到湖边的时候,周围一片死寂,湖水之上的厚重冰层因外力作用密布龟裂的纹路。顺着最深最长的一道裂痕踏上冰面,往湖中间走了不多远就看到了直径超过两米的冰窟窿,半蹲查看了一下裂度,米罗便断定是有人自下而上将两米厚的冰层洞穿,而以此刻零下十几度的气温来看,这个冰窟窿绝对是刚刚那声巨响的源头。起身走近顺着冰洞往下看了看,黝黑的湖水几乎静止,很难判断出下方到底有何暗涌,然而,就在米罗眯眼蹙眉犹豫要不要下水看看的时候,岸上密林深处突然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动,轻而急促,那是什么东西在雪中快速移动的动静!猛然回头,一双蓝紫色的眸子射出凌厉,下一秒,米罗的身影如同离弦之箭直奔声音源头。

穿梭在茂密的被白雪覆盖的针叶林中,米罗紧咬着前方快速移动的两个身影,称得上严寒的空气因这种速度而掀起气流,震落树顶上稀松的雪,扑簌簌地往下落,令视野一片花白。

跟丢了!

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雪,米罗懊恼地一圈砸到旁边的树干上,不意外地引发了更大规模的落雪,来不及抱怨什么,米罗的注意力就被不远处一声嘶吼摄了去。以最快速度循声飞奔过去,正见白衫绿发之人与眼前兽化的人形怪物对峙。

“卡妙!”

米罗正欲上前却被卡妙抬手挡住,“镇静,已经完事了。”

随着卡妙清冷的嗓音落下,眼前的怪物自下而上迅速冻结成冰,而后“咔嚓”一声碎成了冰粒。

见状松了口气的米罗翻了翻眼皮,收起红色的指甲走向那一地冰渣,“这是第几个了?”

“三十九。”

“已经三十九了?”米罗弯腰拾起雪地里一颗较大的冰渣举过头顶在日光下照了照,“妙妙,你的冰冻术越来越厉害了,这颗都能媲美钻石了~”

“……”闻言皱了皱眉,卡妙转身往回走,“那你拿去卖钱好了。”

“诶!等等我。”将手里的东西收到口袋中,米罗三两步追上卡妙,抬手搭到对方肩头,“好了,别不开心了,你已经尽力了。”

“但他明明……”反驳的话卡在喉中,卡妙突然停下脚步,狠狠地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不再多说,“算了,回去吧。”

“卡妙。”米罗搭在对方肩头的手用力将人扣住,“这些人本来就是死囚,犯了不可饶恕的罪,你所做的不过是将死亡延迟了一阵子而已。”

“……我知道。”卡妙迟缓地将肺里的气息吐出来,带着无能为力的妥协,“但是,米罗,晚死和早死有区别么?我相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宁可被绞刑或者斩首,而非以这种方式苟活半刻。”

米罗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卡妙,“既然早晚没有区别,多活半刻不是赚到了么?卡妙,你顾虑太多了!”

听到米罗的辩解和告诫,卡妙直视对方,“你相信灵魂可以转世再生么?”

对于卡妙这句没头没脑的问题,米罗有点跟不上节奏,张了下嘴还没来得及思考,又听对方继续道,“变成吸血鬼后,就不能转生了吧。”

这下米罗是真的有些急了,按着对方肩膀将人转过来正对自己,“卡妙,你哪听来的这些歪理邪说?!”

被米罗这种气势吓了一跳,卡妙终于回神正视对方,“有个死囚,曾经是个神父。他说……”

“打住!”米罗毫不客气地打断卡妙的话,“你给我听好,卡妙·加百列,你是血族,你有自己的信仰、同伴、族人,你的世界里没有上帝、也没有神父!不要被人类软弱无知的精神寄托和自欺欺人的自我救赎洗脑!”

难得见米罗这般认真严肃地对自己说话,卡妙一时有些发怔,愣了几秒,眨了眨眼突然扭头笑起来,反倒令米罗看得把接下来的话给忘了,“喂喂,卡妙,你这是什么态度!”

“……抱歉。”轻笑了两声,卡妙眉眼带笑地看回对面的人,顿了顿,上前吻了下米罗唇角,“谢谢。”

被卡妙的举动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米罗舔了舔嘴角,“我说卡妙,谢的话,礼是不是轻了点?”

“我觉得刚刚好。”

面对卡妙明显是装傻的反应,米罗眉尾上挑,手臂一捞将人搂到身前,作势就要吻上去却突然停在鼻息缠绕的距离,待往后躲闪的卡妙明白过来被耍了想要反抗的档口,再突然贴上双唇将生硬的抱怨悉数吞入口中,连个音节都没放过。

未料到米罗会这般逗弄自己,卡妙只觉话语和气息都因为对方这戛然而止又后劲十足的动作噎在咽喉,生生给堵回肺腑,直到口中不断翻搅的温软终于消停了才得以顺了顺气,卡妙差点以为自己会成为第一个因为接吻窒息而死的血族,轻咳着抹掉唇角的水渍,卡妙一把揪住米罗的领口将人拉扯过来狠狠地在唇上咬了一口,才推开对方抱怨了句转身快步往回走,“你个欲求不满的蝎子!”

舔着被卡妙咬得肿胀的唇,米罗笑嘻嘻地追上去,“我什么时候对你满足过了?再说你一连十天窝在实验室里跟那些瓶瓶罐罐打交道,就连那些个三九四十四十一二号见你的机会都比我多!”

听出米罗的抱怨,微微偏头看了身边的人一眼,“你不是也要去酒馆照看生意?哪有这么闲?”

“冰天雪地的,有艾尔扎克看着,有白兰地和威士忌供应着,那些个野人哪需要我。”

“所以你这是过来寻求存在感?”卡妙笑着调侃回去却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你今天不是应该去港口进货么?”

“恩,货没进来,人到来了一个。”

“什么?”

“阿布罗迪来了。在别院等你。”

“出了什么事?”

“啊,他说他离家出走了。”米罗伸了个懒腰将双手垫在脑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卡妙,“不过我猜他是吃醋跑出来跟撒加赌气的。”

“……”


热度 6
时间 2016.02.08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