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米妙】永世(5-2)

“作为西方神魔,谁会不知道关于佩格萨斯的传说?”缓缓抬起水蓝色的瞳孔看定米罗,阿布罗迪的嗓音染着年岁的久远,“得佩格萨斯者得天下。”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谁知道佩格萨斯的灵魂封印在哪!”米罗颇为激动地坐直身子,“当年巴印达斯家族的变故还不够让他放弃这个疯狂念头么!!”

“这就要问你了。”

“什么意思?”

“作为血族,你认为什么样的诱因可以让你永生永世追逐?”

被阿布罗迪忽然严肃起来的口吻问得脑子有些跟不上节奏,米罗盯着对方幽静的双瞳陷入屡不清的传闻中……

 

身为安德鲁家族的一员,米罗自出生以来就知道佩格萨斯。原本以为是口口相传的故事,却总在日后漫长的岁月中,偶露端倪,掀起巨浪再销声匿迹。

相传,佩格萨斯是一匹通体银白的有翼独角兽。它生活的年代是比《西方神魔史》所记载的最早时间还要古老的上古。那是个精灵、矮人、侏儒、人鱼、魔族、兽族、妖精、龙族以及人类共生的时代,然而,时光流逝,原本弱小的人类代代繁衍生息不断壮大,其他种族却因终年征战迅速衰减,有些最终退出历史舞台,有些则藏匿踪迹在人类无法触碰的领地休养生息,也有诸如血族这般活在阳光的对立面,行走于暗夜,蚕食人类腐朽之下的阴暗……

尽管在多数异族眼中,人类命如蝼蚁贱如弃履,仍无法忽视其潜藏的巨大生命力,或许这也是撒加致力于血族与人类共存的症结所在。因利而聚,相互利用,这也是人类教会血族的东西。越是相处的旧,就越接近支撑这个弱小种族在时间长河中不曾磨灭的关键。然而,横亘在种族之间的差异,也让血族清晰的认识到,有时候,共存共赢是比灭他求生更为明智的选择,同时,权力与誓死追随的重要也日趋显现。

关于佩格萨斯的传说,第一次在血族中爆发是缘于一则预言。预言最初的文字记载早已因战火变得支离破碎,流传下来的部分也无从考据真实性,直到“加冕女王”萨沙·巴印达斯将之具象化后,长老会的激进派便再也按捺不住称霸世界的欲望,而巴印达斯家族也最终成为了这欲望牺牲品,以至于那场将整个血族推至深渊的混战至今余波未平。

 

将近百年未曾有什么信息的佩格萨斯突然再度爆出什么只言片语,着实令米罗感到了一丝焦虑,尽管当年他并未真正参与对巴印达斯家族的围剿,却无法忘记正是因为亚伦·巴印达斯,曾并肩占据吸血鬼卫士统领位置的奥伦治家族和加百列家族彻底灭亡!若非亚伦还暗中密谋着反扑,卡妙也不会与姜戈战到你死我活!

 

盯着阿布罗迪那张不可方物的脸,米罗眉心拧成疙瘩,“撒加已经是血族呼风唤雨的人物,难道他也想要佩格萨斯不成?”

闻言,阿布罗迪翻了个白眼,“一个传说中的破坏怪物而已,你觉得撒加会傻到拿此刻做赌注?米罗,我真怀疑你的智商被爱情腐蚀了!”

“不然你为什么离家出走?难道不是因为阻止不了撒加发疯?!”

毫无形象地端起桌上那半杯热茶灌了一大口,又重重将骨瓷杯砸到茶几上,阿布罗迪赌气似的靠回沙发,“吸血鬼猎人组织里曾经有一个很厉害的高手,叫艾俄罗斯·戈登维特。撒加之所以不留余力地要达成血族与人类的互惠共存,就是因为这个艾俄罗斯!”

米罗有些不耐烦,“说重点。”

“戈登维特家族你可以不知道,但是他们家族中有个人你一定听说过。”

“谁?”

“希绪弗斯。”


热度 8
时间 2016.01.17
评论
热度(8)